您所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古韻赫章 > 音畫赫章

音畫赫章

閱讀量:次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13日 14:32  來源:赫章縣人民政府網站
【字體: 打印本頁

  6月10日,我國將迎來第一個文化遺產日。維護和?;の幕畝嘌勻找娉晌嗣塹墓彩?,貴州素有“文化千島”的美譽。?;ず霉籩蕕姆俏鎦飾幕挪?,是每一個貴州人的責任。

赫章縣位于黔之西北,共有彝族、苗族、回族、布依族、白族等15個少數民族。他們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這塊古老神秘的高原大地上,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創造了絢麗多彩的

 
民族歌舞文化,并以口傳身授的方式,代代傳承而不斷豐富,使得民族歌舞文化這塊瑰寶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其藝術優美動人,別具一格。這其中又尤以《苗族大遷徙舞》和彝族《鈴鐺舞》為最,堪稱赫章民族歌舞文化的兩朵奇葩。

  2005年,赫章的《苗族大遷徙舞》、彝族《鈴鐺舞》被列為國家級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進行申報。而作為黔西北地區傳統文化品牌的彝族《鈴鐺舞》,同年獲第七屆中國民族民間舞蹈最高獎———山花獎。

  而在此之前,這兩個民族民間文化精品卻一度陷于失傳?;?。

  《苗族大遷徙舞》背后的悲壯故事

  一聲雄雞啼鳴,手執火把的將軍依次喚醒熟睡中的將士們。

  苗族悲壯的大遷徙史展開。

  舞蹈中,隊員先是圍抱頭部,作睡眠狀,在一聲雄雞啼鳴后,手執火把的將軍依次將隊員喚醒。頓時蘆笙響起,舞蹈隊員依次踏踩節拍踏上遷徙的征程。隊員中的男女老幼手撫眼角,作揮淚狀,似對故土深深的眷戀。一少年沖出隊伍,面朝故土方向深深跪下,一手斜指長空,喻對故土的難舍,母親走出隊伍將其勸回遷徙隊伍。

  接下來,吹蘆笙的青壯年進行一系列高難度動作,笙不離口,在草地上前翻后滾,作眺望或射擊狀。舞步大約持續十余分鐘后,隊伍來到兩條寓示黃河的黃色布條前,持火把的“將軍”邊舞邊試探著邁過“黃河”,接著蘆笙手渡過“黃河”。蘆笙手過河后,手持羊角,盛滿酒接應后邊的隊伍,隊員們邊喝邊舞,在蘆笙手的護衛下,扶老攜幼,一個個“渡河”。直到所有的隊員過河……

  遷徙舞,苗族稱“夠戛底戛且”,意思是尋找居住的地方,是赫章縣大花苗支系,遷徙的記敘性舞蹈。它敘述苗族人民大遷徙的苦難歷史,展現了苗族大遷徙的畫卷,具有詩的概括力,濃烈的氣氛,音樂的交響,用形象的舞蹈動態,表現了苗族人民不畏艱險,英勇善戰,歷盡艱辛,沖破難關,終于找到了一個安居樂業的境地。舞蹈有悲壯的場面,有樂觀的場面,從始至終貫穿了大遷徙的全過程。

  苗族的《遷徙舞》無疑講述他們悲壯的遷徙史,令人為之動容,但同時我們也能看到這個極富韌性的民族盡管在跋山涉水的艱難路途中依然忙里偷閑,吹蘆笙,談情說愛。

  《鈴鐺舞》的豪情與霸氣

  《鈴鐺舞》彝語稱“肯合唄”,是古人祭祀時所表演的軍事舞蹈,以手搖鈴鐺以示騎馬遠征,以足頓地意為駿馬踏步,這些動作反映了穿荊過林、穩步前進及尋找食物、吊巖背樁、背水、相互照顧等過程的艱辛。后由護送陣亡將士的戰斗舞演變而成為祭祀歌舞。

  “肯合”即齋經,指祭祀禮儀中唱經的歌,“唄”即跳的意思,合起來就是指通過這種舞蹈表演形式加上歌師的訴唱來祭奠死者。

  在現實的祭祀中,舞者右手執鈴鐺,左手執彩帶。祭祀開始后,按主先客后,輩分大小的順序,各家帶領人馬,扛彩旗,敲鑼打鼓,吹長筒號、吹嗩吶,燈籠火把,浩浩蕩蕩,圍著靈房繞場,舞隊隨之邊繞邊舞,兩人扛五彩紙馬,在隊伍中穿插。繞至靈前空地,繞靈隊伍要繞成甑底形(太極圖),雞翅拐(之字拐),馬蹄形(半圓拐),猶如古代軍事檢閱擺出的陣式。繞靈結束,歌舞者回到靈柩前跳舞,歌師對歌。

  作為軍事舞蹈,在古代,《鈴鐺舞》表現的是戰斗的場面,舞者以紅、白、黑、黃為裝飾色而象征四方將領,手持鈴鐺以示騎馬,同時也用鈴聲來控制舞步。現在,《鈴鐺舞》的內容主要表現彝族先民在與大自然的搏斗中翻山涉水,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勇斗豺狼虎豹,然后男耕女作,生息繁衍的大遷徙的壯闊畫面。

  彝族的《鈴鐺舞》具有濃郁民族特色,凸現了一個民族的風情習俗甚至他們悲壯滄桑的歷史和對幸福的憧憬。

  ?;胝?/p>

  由于種種原因,作為民間舞蹈的《苗族大遷徙舞》和彝族《鈴鐺舞》一度面臨失傳的危險。

  首先,民族文化的傳承脫節。民族文化無典籍記錄,而依靠言傳身教。男女青年外出務工,村寨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民族歌舞活動趨于淡化,而隨著年長者的辭世,年輕一代對歌舞的內涵逐漸失去理解,難以傳神地延續;其次,外來文化的沖擊。通過電視、廣播、報刊、電腦媒介,群眾與外界接軌,當代異彩紛呈的科學文化信息進入他們的生活,傳統的民間歌舞不再是他們唯一的娛樂形式。

  鑒于此,1988年,赫章縣政府投入專項經費將《苗族大遷徙舞》和彝族《鈴鐺舞》整理成冊,收入《民族民間舞蹈集成志》一書中。

  目前,《苗族大遷徙舞》、彝族《鈴鐺舞》中的動作、音樂、曲譜在赫章已有了初步搜集整理,并在歷次傳統民族民間文化展演中,作為必推節目,參加各縣市及全省組織的各種演出。

  同時,相關部門將《苗族大遷徙舞》和彝族《鈴鐺舞》作為傳統文化遺產項目加以?;?,通過匯演、比賽等方式,?;て浯?,擴大其影響;通過將其作為鄉土教材的內容,使之后繼有人;通過展演、交流等方式,將其作為地方文化品牌推向外界;通過提煉、升級、轉化,使這一傳統舞蹈藝術逐漸走向文化產業。

  一個民族若能保留自己的文化傳統和風俗習慣,就能保證該民族的情感與個性不會消散?!睹繾宕笄ㄡ鬮琛泛鴕妥濉讀孱蹺琛繁A糇琶褡遄罟爬獻畬看獾募且?,?;に?,就是守護了民族的精神家園。

 

大地彩票会员登录
抢庄牛牛技巧什么牌型 幸运飞艇人工计划软件app mg娱乐首页 9码平刷稳赚方案 北京pk10高手赌法长期 keno稳中方法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重庆时时单双 北京塞车走势图大全 六年级通比方法 快乐十分任二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彩彩乐乐 好用的彩票平台 pk10软件手机版破解版 mg花花公子那关爆大奖 快三稳赚不赔免费计划